手機版
掃描查看手機站

小說推薦

您的位置: 首頁 > 女頻小說 > 古代言情

天才傻妃
分類: 古代言情 作者: 安心對陽
更新:2018-06-04 狀態:連載中 字數:62.5萬字

簡介: " “你幫了我,我就嫁給你!”她絕美的眸子,直勾勾地望著他。成親前十日,消息傳來,她已不見蹤影。“好,很好!”君少煌的眼眸中怒火漸漸隱去,嘴邊顯出一絲冷笑,就憑她,能逃出他的手掌心嗎?他在她身上下了那么多心思,她竟然還敢逃走!就算她逃到天涯海角,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全文在線閱讀
手機閱讀

掃碼在手機打開

章節目錄
小說試讀

第一章鴛鴦錦帕

三月,正是百花爭艷,春光明媚的好時節。

慕容府的后花園中,花團簇擁,五顏六色的花兒爭相開放,而比花更為引人注目的,卻是正在興致勃勃地賞花游玩的兩個風姿卓約的絕色女子和兩位風流倜儻的少年公子。

花美,人更美,好一副冠絕天下的畫卷。

說冠絕天下,那是一點也不為過,因為就算是皇宮中的御花園,恐怕也比不上慕容府中的后花園的美麗。

其中一位少年公子面似美玉,鼻若懸膽,狹長的眼眸微瞇,嘴角邊的優美弧度,扯出溫柔的笑意,好像有著無限的吸引力,一舉一動之間,流露著無盡的風流韻味,格外的引人注目。

難怪,他身邊那位絕色女子總是不離他的左右了。

“野大哥……“這一聲傻里傻氣的叫喚似乎打破了這一切的美麗與和諧。

慕容若野眉頭微皺,野大哥?這也太難聽了吧!他這么一個世間少見的美男子,竟然被人叫野大哥!

這也是他討厭見到她的原因之一……

“哎”的一聲嬌呼,上官靈兒像是不經意間被“絆了”了一下,整個人就歪在慕容若野的身上。

“野大哥,你在哪里?”一層層的花叢之外,再次傳來了那極為不和諧的喊叫。

沙啞的聲音,好像鴨子在嘎嘎叫,真的很難聽!

慕容若野伸手攬過上官靈兒的腰肢,目光經過她美若桃花的臉,落到了另一邊。

“慕容哥哥,我的腳受傷了,好痛。”上官靈兒一邊嬌聲說著一邊裝作站不穩似的整個人都倚在慕容若野的身上。

臉上沒有絲毫痛苦的表情,眼中有一種狠絕,一種期待。

“雪盈,你怎么又帶這個白癡過來呀?白癡,丑八怪,本公子見到她就想吐。”上官凌飛一臉嫌惡地望著落珠羽,沖落雪盈抱怨道。

駝背,聲音像鴨子叫,十八歲卻只有七歲孩子的智商,這個白癡,丑八怪!

落雪盈一臉的歉意,連說道:“對不起,對不起,妹妹她是笨了點,都是我這個做姐姐的沒有照顧好她……”

她的一句對不起,承認了他們對落珠羽的嫌惡,是理所當然的!

“雪盈姐姐,你來了。”慕容若然親熱地拉起落珠盈的手,笑得格外迷人,然而目光一落到落珠羽的面上,登時變了。

“你這個駝子,你過來做什么?我哥哥不會娶你這個白癡的!他要娶的人是靈兒!你看,他們可真是天生的一對!”

“是啊!慕容大哥已經說了要娶我,他不要你這個白癡,這個駝子!”上官靈兒格格地嬌笑起來,半倚在慕容若野的身上。

兩個人的情態,儼然一對情侶。

慕容若野是她的,就算皇上給他和落珠羽指了婚,她也要將他搶過來!這個白癡的駝子怎么配得上他?

慕容若野目光專注地觀察著手中的花兒,嘴角微微扯出一絲冷冷的笑意。

很快,他就可以看到那個丑八怪一如以前一樣又哭又鬧的可笑模樣了!

可是這回落珠羽卻沒有像他們所想的那樣又哭又鬧。

她奔到慕容若野的面前,天真的目光中閃著幾分歡喜,又有些不好意思,大聲說道:“野大哥,羽兒有禮物送給你!”

“禮物?”落珠羽的反應倒令這幾個人頗為驚訝。

落珠羽使勁地點了點頭,將藏在背后的一塊錦帕塞在慕容若野的手中,說道:“野大哥,這是羽兒花了兩個月繡的,送給你……”

神色間露出幾分羞澀,低下了頭,本來就駝的背,似乎更駝了一些。

上官靈兒鄙夷的目光望向慕容若野手中展開的錦帕,望向上面的一對鳥兒,尖聲叫了起來:“這是什么?哈哈哈……”

上官凌飛、慕容若然也都奔過來,看清了錦帕,都哈哈大笑起來:“丑八怪長的丑,虧她還能繡出這么丑的東西,哈哈哈……”

笑聲中充滿了嘲諷、鄙夷。

落雪盈這時說道:“這是羽兒繡的鴛鴦圖,為了繡這張錦帕,這兩個月她幾乎每天都熬夜呢!”

聲音甜甜的,臉上全然是溫柔的笑意。

說到鴛鴦兩個字,似乎有意無意地加重了語氣。

慕容若野的臉色卻變得極為難看,這哪里是什么鴛鴦啊?這分明是烏鴉,不,是比烏鴉還要丑的怪鳥!

這個白癡,要送給他這個禮物,是將他比喻成烏鴉嗎?

心中的怒火一級一級地上升……

“野大哥,你喜歡嗎?”落珠羽吃力地仰起小臉,眼珠子中閃著天真而期盼的光芒。

在她的想法里,野大哥受到禮物一定會很開心的。

只要野大哥開心,她就開心。

慕容若野胸口的怒火繼續上升著,這個白癡,弱智!他咬牙切齒。目光惡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一甩手掌“啪”的一聲就打了她一巴掌。

這個丑八怪,她自己才是烏鴉!丑的跟烏鴉一樣!見了就惡心!

如果離婚期還遠著,他不想太早得罪太后和皇上,他早就退婚了!

落珠羽愣住了,她不明白野大哥為什么會打她,野大哥的樣子看起來很生氣,她感覺不到臉頰上的痛疼,急急問道:“野大哥,你怎么了?是不是羽兒又做錯了什么?野大哥你別生氣,羽兒很聽話的……”

上官凌飛、上官凌兒,慕容若然目光諷刺地看著落珠羽,一副看好戲的樣子,看到落珠羽挨打,他們的心里不知道有多痛快。

落雪盈的眼中快速地閃過一絲狠毒,像是這時才看清了錦帕上的一對“鴛鴦”,連連歉然地說:“慕容公子,對不起,妹妹真是太笨了,竟然,竟然將鴛鴦繡成了這樣……”

她始終沒有說出后面的“烏鴉”兩個字,因為是她告訴落珠羽,鴛鴦就是長得像烏鴉的鳥兒,她還特意畫了兩只很丑的烏鴉給她。

只有七歲的智商的落珠羽,當然不知道鴛鴦是長什么樣子的。

“你這個丑八怪,你,你竟然說慕容大哥是烏鴉?你……“上官靈兒憤憤不平地叫道。

慕容若野面色鐵青,雙手用力一扯,錦帕就被撕成了兩半,接著被撕成了四片,八片……全都向落珠羽的面上砸去。

落珠羽愣愣地站在那里,一臉的委屈,她實在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么?為什么野大哥每次見了她都這么生氣呢?

眼見錦帕的碎片被風吹散了,落珠羽緊忙追了過去。

這是她送給野大哥的禮物,怎么能這樣丟了呢?

可是她追得了這塊,另外一塊又被風吹走了。

上官靈兒,上官凌飛,慕容若然看著她徒勞無功地忙亂著的樣子,都得意地哈哈大笑起來。

她的背陀得像個小老頭似的,此刻的追著錦帕跑的樣子,的確是夠可笑的吧!

落珠羽只顧著追錦帕,一不留神就撞向上官靈兒。

“你要干什么?啊……“一邊尖聲叫著一邊用力將落珠羽推開。

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的,落珠羽被推得撞向一邊的上官凌飛。

“你這個丑八怪,被你撞到了本公子會吃不下飯,睡不著覺的!”上官凌飛眼中掠過狠毒的光芒,還沒等落珠羽撞過來,就迫不及待地用力將她向慕容若然推去。

他們將落珠羽這樣子推來推去,似乎從中可以獲得無窮的樂趣。

慕容若然如避瘟疫一般遠遠地跳開了。

落雪盈伸出手想拉落珠羽,可是手卻是捉在空氣中的。

上官凌飛這一推的力道可不小,落珠羽撲倒在花叢中。也不知道是不是摔痛了,她趴在那里好一會兒也沒有爬起來。

“該死的!這個丑八怪!”慕容若野的臉色突然大變,急急奔過去,一只大手如老鷹抓小雞似的抓起落珠羽,扔向一邊。

“本公子的天山紫葵啊,這可是本公子從天山帶回來的……”他一邊說著一邊蹲下身,心疼地撫摸著那棵被壓歪了的小小的紫色植物。

“慕容大哥,你說這叫天山紫葵嗎?長得可真特別,哎,若是被那個丑八怪壓死了就可惜了!“

上官靈兒和慕容若然都奔了過去,沒有人往落珠羽跌落的地方看一眼。

落雪盈愣了一下,眼中閃過一絲狠毒的光芒,向落珠羽趴著的地方望了一眼,她,一動也不動地趴在那里,該不會……

眼中卻有一絲期盼,奔了過去,”羽兒,羽兒……“

“這丑八怪,這是在裝死么?”如果她死了,皇上那邊……

上前檢查了一下,落珠羽的脖子上被花刺劃出了兩道血痕,滲出的血竟然是黑色的,愣了愣,嘴角露出一絲笑意:“這花刺上有毒,雪盈,你快帶她回去解毒吧!”

身為宮中最出色的太醫之一的他,才懶得給她治呢!

夜深人靜,借著月光,落雪盈推開門,目光落在床上靜靜地躺著的落珠羽的面上。

太醫說了,落珠羽是被天山紫葵的毒刺劃傷了喉部的血管,很可能就醒不來了!

不如,就讓可能變成一定!

這個來歷不明的妹妹,搶走了她的太多東西!父親疼她,皇太后疼她,就連皇上也如此寵愛她!

一個駝背的白癡,憑什么?

更為可恨的是,她的腳底上有一個鳳凰形的胎記,一位得道的高人曾說過,此乃是女中之鳳的象征!

鳳?這個字能引發人們的大多幻想了!幸好,除了她,沒有人知道這個秘密。

他是那么優秀,優秀得令所有的女人都只能昂望,不敢靠近,就才貌出眾如她,對他百般的討好,他都不屑一顧!

如果她喜歡的那個男人是人中之龍,那么,只有她才配做他的鳳!

落雪盈取出早就準備好的藥粉,這是一種見血封喉,無色無味的毒藥,只要撒一點點在她的傷口上……

就在落雪盈的手中的藥粉就要撒到落珠羽的傷口上的時候,突然,床上的人兒突然動了一下,睜大了雙眼。

這一雙圓睜的,僵滯的,宛如厲鬼的一雙眼,直直地瞪著落雪盈……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第二章扮鬼

落雪盈猛然驚退一步,手一抖,藥粉紛紛落到了地上。

落珠羽的目光僵滯地瞪著她,腦中卻在快速地思考著,她這是在什么地方?這個女人到底想干什么?

房間沒有開燈,只有淡淡的月光,脖子的刺痛,藥粉,那個女人……

氣氛很詭異,甚至于恐怖……

那個女人點亮了燭臺,穿著古裝,面上已經沒有了剛才的驚愕,而是彌漫了溫柔的笑意。

“羽兒,你醒了?姐姐正想給你上藥呢!”溫柔動聽的聲音。

她是自己的姐姐?這是怎么回事?她記得,自己正要出去執行秘密任務,可是卻莫名其妙地昏過去了!

身體,不是自己原來的身體,腦子中還多了很多陌生的場景,難道自己穿越了?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心中驚愕,一雙眼眸仍然直直地瞪視著對面的女人。能感覺到,來自哪個女人的不懷好意!

“羽兒,你醒了?你可是嚇死姐姐了!”再次傳來了那個女人溫柔的聲音。

見落珠羽遲遲不回答,那雙圓睜的,僵滯的雙眼更像是死人的眼睛,落雪盈定了定神。

伸手探了一下她的鼻息,沒有呼吸!敢情,剛才她那一動,只是她死前的掙扎。

臉上溫柔的笑意全然不見了,眼眸中閃著狠毒的光芒。

“這一天,我等很久了。”

這個女人要殺自己!

“呼”的一聲,窗子外吹過來一陣夜風,將燭臺吹滅了!月光照得房間中的一切若隱若現的,床邊的帳幔幽幽地蕩著。

那雙圓睜的,僵滯的眼睛……落雪盈突然感到一股令人發抖的寒意。令人窒息的恐懼緊緊地扼緊了她的心!

當我死了是吧?那就……

“想跑?”冰冷的如同來自地獄的聲音,讓落雪盈硬生生地頓住了腳步,望了一眼床上的落珠羽,還是一副僵死的模樣。

只是,那雙圓睜的,僵滯的雙眼是如此的恐怖,如同死神的眼睛。

這不得不令她相信,這是化成厲鬼的落珠羽說的。

更何況,如果落珠羽醒了,以她七歲的智商,是不可能說出這樣的話的。

俗話說,不做虧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門!可見,心虛的人是怕鬼的!

淡淡的月光中,落雪盈雙腿微抖,一張臉變得慘無人色。

落珠羽更加印證了心中的猜測,這個女人三更半夜的摸到她的房間中,目的就是殺自己!

不能這么輕易放過她……

悄悄地活動了一下手腳,這副身軀雖然有些虛弱,但并不是使不上一點力氣,很好……

“羽兒,妹妹,不是我害死你的,不是我……”眼看著落珠羽神情僵滯,動作僵硬地下了床,慢慢地走過來,落雪盈的渾身劇烈地顫抖起來。

月亮被遮進了云層,吹進來的冷風更大了,房間中的帳幔,簾子在愈加黑暗,恐怖的氛圍中蕩悠得更加厲害了!

此刻,披頭散發,動作僵硬的落珠羽,的確像是一具僵尸。也難怪落雪盈嚇成這樣了!

“那是誰?”比起剛才的冰冷,語氣似乎溫柔了許多,但卻帶著徹骨的寒意,一種仿佛來自陰間的空洞。

落雪盈已經嚇得完全沒有抵抗力了!落珠羽堅硬而直挺的手掐住了她的喉嚨,慘淡的月光下張開滿嘴的牙齒,咬向她的脖子。

僵尸,據說會吸血的!

“啊……”一聲恐怖凄厲的女人的尖叫聲劃破了寂靜的黑夜。

“呵呵呵……”落珠羽并沒有真的咬下去,而是湊在她的脖頸上,陰惻惻地笑著。

這個狠毒的女人,咬她都弄臟了她的嘴!

但這已經足以將落雪盈嚇得心膽俱裂了!連續幾聲女人的凄厲的尖叫過后……

看著被嚇得昏過去的落雪盈,偽裝已經沒有必要,落珠羽忍不住格格地笑了起來。

開心,真的太開心了!

門外,傳來了忙亂的腳步聲,敢情是剛才落雪盈的尖叫驚動了府里的人。

眼珠一轉,快速的跳上床,鉆進了被窩中,抱著被子偷笑著。

第一個急急沖進來的是落珠羽的貼身丫頭紫月,紫月沒有去扶地上的落雪盈,而是直奔床上的落珠羽,急急道:“主子……”

落珠羽裝作睡著了的樣子,半只眼睛半閉著露在被子外,將紫月的舉動瞧在眼中,暗自道:這丫頭倒是很忠心……

伸出手揉了揉眼睛,才剛剛睡醒的樣子,瞧了瞧房間中忙亂的情形,突然就在床上不滿地揮手踢腳:“別吵我睡覺,別吵我睡覺!讓他們出去!出去!”

她的那樣子,就像一個小孩子在發脾氣!

在這具身軀的記憶中,她可是個只有七歲智商的弱智兒,要裝得像一點才行!

剛剛醒過來的落雪盈瞧著她的樣子,皺起了眉頭,剛剛……

“大小姐,你沒事吧?主子,她要睡覺了……”紫月過來,不吭不卑地站在那里,自有一股氣勢。

這趕人的話,從她口中說出來,不帶半個趕字。

“沒事,我只是想來看看羽兒,可能是太累了,這才昏了過去。”落雪盈的目光再次落在落珠羽的身上,暗暗的咬牙。

但是既然紫月已經下了逐客令,也只有在丫頭們的攙扶下,不甘地離去。

畢竟,這可是落珠羽的房間。

房門“砰”的一聲在落雪盈的身后關上了,房間里猛然傳來了格格格的銀鈴似的愉快的笑聲。

落雪盈狠絕的目光望了一眼那緊閉的房門,落珠羽,真的跟以前一樣嗎……

“主子,你怎么樣?”紫月愕然地望著落珠羽,剛才還在發脾氣,人一走,就笑成這樣……呃,畢竟是孩子……

不過,看到落珠羽此刻的模樣,她懸著的一顆心算是放下來了。

落珠羽直笑得上氣不接下氣的,緩了緩,這才說道:“紫月,你都不知道……姐姐剛才的樣子有多有趣!”

一想到落雪盈被嚇得魂飛魄散的樣子,她就覺得很開心!

“有趣?”目光觸及她滿臉飛揚的神采,那雙笨笨的眼眸,也不笨了,取而代之的,顧盼生輝的靈動……

“主子,你的背,你的背直了。”紫月驚喜地叫起來,激動得眼中隱隱閃著淚光。

因為駝背,主子受盡了多少白眼和嘲笑啊!太好了,現在不駝了!

落珠羽也一愣,是啊!不駝了,記憶中,她是個總被人嘲笑成丑八怪的癡呆兒。

目光一轉,落到撒在地面上的藥粉上,這用紙包好的藥粉,沒有全撒……

小心地拾了起來。

落雪盈并沒有走遠,房間里的笑聲就像鞭子一樣抽在她的心上,掖在衣襟下的手也緊了緊。

“姐姐,你剛才看見鬼了嗎?”落雪盈正暗自咬牙,冷不丁落珠羽從窗戶上探出一個腦袋,近距離地沖她扮了個鬼臉。

驚愕地倒退了一大步,剛才的恐怖情形,猶在眼前。

難以置信地望著落珠羽的臉,變了,變了,好像變了一個人……

之前的恐懼還縈繞心頭,一股涼氣從腳底直竄頭頂,眼中的恨意去一閃而逝。

“大小姐剛才在主子的房間中看見鬼了?”紫月冷冷地瞪視著她,如果她在,是不會讓她進來的。

她就離開一天,主子就出事了!實在太巧了吧!

深更半夜的來找主子,恐怕沒好事情吧?冰冷的眼眸多了一絲質問。

“羽兒,你真會開玩笑,你的房間中怎么會有鬼呢?”臉上彌漫了溫柔,極力的擠出一絲笑容,“羽兒,你沒事了,姐姐就放心了!姐姐是因為太累了這才會昏倒的!”

再一次重復的解釋。

落珠羽卻不打算就此放過她,這樣伸著腦袋講話似乎有些吃力,她干脆爬上窗戶,跳到了落雪盈的面前。

“可是姐姐那殺豬一樣的叫聲,卻把羽兒驚醒了!”

微昂著還有些稚氣的臉,微微嘟起了粉粉的小嘴,有小小的抱怨,烏溜溜的眼珠子滿是迷惑。

真是無敵的天真無邪!

但是說到“殺豬”兩個字,卻加重了語氣,說得格外的清脆響亮!

紫月一雙犀利的目光,目不轉睛地瞪在落雪盈的臉上。

說她的叫聲像殺豬,這實在太損她大小姐的形象了!

落雪盈的臉慢慢的變得難看,但很快又隱去了所有的情緒,依然是滿臉溫柔的笑意。

“羽兒,別鬧了!剛才是姐姐看花眼了。”

一句“別鬧了”將落珠羽的話歸結為孩子的胡鬧,一副寬容大度的模樣。

落珠羽像貓一樣瞇起了眼睛望著她,不知道在想什么!

眼前這一對瞇成一條縫的眼眸,卻再次令落雪盈不自禁地心底生寒。

變了,她的聲音再也不像鴨子嘎嘎叫了,神態也變了……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難道那藥物已經失效了嗎?不是說一輩子都不會好的嗎……

“姐姐,你的手背流血了。”

落雪盈低頭一眼,手背上果然有一道血痕,另一只手迅速覆上,遮住了血痕。

“姐姐你剛才帶的藥還有一些,我幫你上藥!”落珠羽不由分說取出一小包藥粉,拉過她的手,要將藥粉倒在她的傷口上。

她很想知道,這到底是什么藥,同時……

“不要!”落雪盈突然臉色一變,用力一揮,就將落珠羽手中的藥粉打掉了,急急地退了幾步。

這反應,也太大了點!

落珠羽眼中閃過兩道冷冽的光芒,怎么?這不是治傷的藥嗎?

“姐姐,這難道不是治傷的藥嗎?你剛才不是要將它倒在我脖子的傷口上嗎?”

一臉的無邪,一臉的迷惑,卻令落雪盈再次感到一股冷颼颼的寒氣!

原來她剛才是裝的,扮鬼來嚇她!

紫月瞪著落雪盈的目光,也更冷更寒了!

落雪盈努力掩飾著剛才的慌亂,依然是溫柔的笑意,兩只手有意無意地藏在衣襟下,“羽兒,別鬧了!姐姐不打擾你休息了,先回去了!”

又是三個字,將落珠羽的話全都說成了孩子的胡鬧!可是紫月卻聽明白了!

離去的背影,有些刻意的倉促,衣襟下的手緊了緊,轉身過去,剎那間變了臉,眼底的狠毒的光芒令她身邊的丫頭都不禁心底生寒。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第三章勾引

這是一只受傷的小白鼠,紫月迷惑不解地望著自己的主子,不知道她讓自己找來一只小老鼠做什么?

落珠羽取出一個小小的黃色紙包,這才真正是落雪盈帶來的那包。

雖然上面只剩下一點點的藥末了,不過,這也足夠……

落雪盈還以為那包可以成為她的罪證的藥粉已經毀掉了呢!殊不知早已經給落珠羽掉了包。

明知道她會將毒藥毀掉,卻還拿出來,落珠羽才沒有那么笨呢!

現在的落珠羽,已經不是以前的落珠羽了!

落珠羽小心地從紙上刮出一點藥末出來,放到小白鼠腿上的傷口處,可憐的小白鼠猛地蹦了一下,就直挺挺地四腳朝天,不到五秒的時間就死了!

落珠羽的嘴角露出一絲冷冷的笑意,這個落雪盈,也太狠毒了!如果昨晚這藥粉是撒在自己脖子的傷口上,那么她……

落珠羽已經被他們害死過一次了,如果不是她及時發覺了落雪盈的陰謀,這第二次的生命也剩不下來了吧?

若有所思的落珠羽,渾身散發出一種從來沒有過的冷冽氣息……

紫月看看死掉的小白鼠,又看看落珠羽,明白了什么。

“紫月,我受傷的事情就不要跟皇太后說了,也別讓皇上知道了!”落珠羽平靜地站起來,剛才那種冷冽的氣息在無形中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云淡風輕的淡然。

在只有七歲的記憶中,皇上和皇太后都很疼她的,至于原因,卻找不到了。

就連自己的身世,似乎都有些朦朧,父親落楚凡只娶了一個夫人,但是她并不是她的母親。

以前的她,只有七歲的智商,從來都沒有想過這些問題。

“紫月,外面好吵,你瞧瞧誰來了。”聽得外面的腳步聲,眉頭微蹙,這些人,她去跟著他們的時候,他們一個個都嫌棄她,這兒她不去找他們了,他們卻找來了!

紫月還有些猶豫,然而目光一觸及落珠羽那平靜的目光,似乎得到了某種鼓勵,當下脆聲道:“是,奴婢這就去!”

“等一下,以后你就不要自稱奴婢了。”眉頭輕蹙了一下,“用我就可以了!”

紫月一愣,她本來就是丫頭,稱奴婢是理所當然的,但是落珠羽那平淡溫柔的語氣中,卻有一種不容抵抗的力量。

“是!”紫月大聲答道,心下卻一陣感動,不再弱智的小姐對她比以前更好了!

等紫月走了之后,落珠羽走到梳妝臺前,端詳著自己的樣子。

早上紫月給她梳妝的時候,她已經見過自己的樣子了。她最滿意的是自己的眼睛了,她從來沒有見過這個美的眼睛。

眉如春山,長長的睫毛,靜時笨笨呆呆的,清澈透明,是無敵的無害,淺淺流轉之間,卻如秋水漣漪,蠱惑人心的蕩漾,轉動之間,卻是顧盼生輝,流光溢彩。

若是那么的回眸一笑,就憑這眼睛,定能勾人心魂。

只可惜,這么美的一雙眼睛下,卻是一張蠟黃的,長滿了大大小小的斑點的臉。

雖然臉型是及其完美的,但是這顏色,這些褐色的斑……

只能用丑來形容了……

小巧的鼻子,淡淡的紅唇……

不對,總覺得有些不對,伸手摸了摸臉頰,有一種粗糙感,就像不是摸在自己的肌膚上的。

不對……

“是慕容公子他們來了!”紫月這時走了進來,說道。

瞧見落珠羽坐在梳妝鏡前凝視著自己的容貌,不由一怔,主子……

落珠羽站起來,若無其事地一笑,拉過紫月的手:“走,去找他們玩去!”

紫月一愣,馬上反應過來:“是,主子!”懸起來的心放了下來,原本她看到落珠羽坐在鏡子前,還擔心她會因為自己的容貌不開心呢!

心中卻又多了另一份疑惑:主子難道一點也不記恨他們嗎?還主動去找他們玩……

“你這個丑八怪……咦,真不駝了?”慕容若野身邊的上官靈兒率先叫了起來,隨即驚愕的臉上馬上換上了無比的嘲諷和嫌惡,“就算不駝了,還是個丑八怪!見了就惡心!”

雖然這里是將軍府,但是這里就他們這些人,也沒什么好顧忌的。

“你……”這個上官靈兒也太囂張了,紫月臉色一冷,正要發作。

落珠羽微微一笑,阻止了她。

如果她們還以為她會像以前一樣氣得發瘋,或者委屈得哭,那他們就大錯特錯了!

“慕容公子,你是來找我……”清脆溫柔的聲音如粒粒珠玉落入玉盤,又如嬌鶯乳燕的啼鳴。

一對清幽的眼眸,直勾勾地望著慕容若野,接著道:“玩嗎?”

眾人都是一怔,她那嘎嘎似鴨叫的聲音竟然變得如此的動聽……

就連那一聲及其難聽的“野大哥”也改了口。

“找你玩?你這個丑八怪,你就別做夢了!”慕容若然憤憤不平地叫道。

聽說這個丑八怪好了,他們不過是想來看看,沒想到還是這么丑……

就算她聲音好了,就算她背不駝了,就算她不再白癡了,她還是配不上她的大哥的!

“就是啊,就你這副惡心的樣子,慕容大哥怎么可能會找你玩?”見慕容若野這會兒竟然沒有出聲,上官靈兒突然感到很焦躁,一股嫉火從心頭竄了上來。

她的聲音,實在變得太好聽了!

但很快換上了嬌媚的笑容:“你說是吧?慕容大哥。”

落珠羽半點也不生氣,一雙清澈無害的大眼仍然直勾勾地望著慕容若野。

將上官靈兒,上官凌飛以及慕容若然的存在都當成了空氣一般。

那雙眼,不笨了,不呆了,似乎有一種蠱惑人心的力量,令周圍的一切都黯然失色了。

慕容若野的眼中閃過一絲異樣的光芒,甚至有一剎那間的失神,別有深意地望了一眼落珠羽,轉臉向著上官靈兒,吐出兩個字:“是的……”

上官靈兒滿心的歡喜,她就知道,慕容大哥的心的是向著她的。

然而,慕容若野接下來的話卻如一盆冷水當頭澆下:“本公子是來找羽兒玩的!”

“你……”看著慕容若野竟然伸手去拉那個丑八怪的手,上官靈兒不得不相信了。

滿腔的妒火,滿臉的忿恨,惡狠狠地望向落珠羽。

兩只手,緊緊地絞在一起。

落珠羽看也不看他們一眼,與慕容若野肩并肩地走了,走了一會兒,將自己的手抽了回來。

“怎么了?”絕美的姿容下,是溫柔的微笑,還有這動聽的男人的聲音,怪不得上官靈兒會對他如此的癡迷了!

這華麗的外表,不知道能迷倒天下多少的女子!

不過,她落珠羽不是其中之一!對于這種“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男人,她根本就不屑一顧。

“慕容公子,男女有別。”嘴角依舊是淡淡的微笑,一雙眼眸,宛如秋水漣漪一般蕩漾著。

剛才,要不是為了報復上官靈兒,她才不會讓他碰她的手呢!

眼眸轉了幾轉,已經奔到了湖邊,蹲下身開始洗手,一絲不茍地洗著,洗了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那副認真,細致的模樣,好像在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似的……

“主子,不用洗了,已經干凈了。”她洗了沒有十遍也有八遍了吧?看著她怪異的舉動,紫月還沒有反應過來。

“紫月,我洗的不是手,是……晦氣。”落珠羽認真地說,繼續一絲不茍地洗著手,“晦氣”兩個字特別加重了語氣,接著又淡淡道,“沒有洗干凈的話,我會吃不下飯,睡不著覺的!”

拖長的語氣,又充滿了孩子氣,又小小的抱怨。

這只手,是剛剛被慕容若野拉過的……

慕容若野的臉色變得格外難看,聰明如他,怎么會不明白她的意思呢?不過他仍極力的保持著風度,面上仍然是溫柔的笑意。

“羽兒,你真調皮,走,慕容哥哥帶你去玩。”跟落雪盈一樣,他將落珠羽的舉動說成是小孩子的胡鬧。

調皮?哼!昨天的事情你們竟然連提也不提了!那可是一條命啊,這件事沒完沒了……

又洗了一會,看見湖面上浮著幾只小蟲,那是水黃蜂,眼眸轉了一下,已經有了主意。

在現代,他的父親,可是有名的昆蟲學家,對于各種昆蟲的習性,她無一不了解。

“慕容哥哥,等等我呀!”上官靈兒死皮賴臉地跟了上來,慕容若然和上官凌飛跟在她的身后。

來得正好!落珠羽眼角的余光冷冷地掠了他們一眼。

“喂,你這個丑八怪,你在做什么?”上官靈兒一見到她,真恨不得上前將她推進水里去。

落珠羽站起身來,手里已經好了好幾只水黃蜂,她沖上官靈兒微微一笑,紅唇輕啟:“想知道?”

手掌向上官靈兒等人慢慢地張開,那幾只水黃蜂已經向他們蹦了過去。

慕容若野算是目光犀利,閃開了,但是反應遲鈍的上官靈兒和慕容若然卻全無知覺,甚至連上官凌飛都沒有察覺。

慕容若野的眼中再次閃過一絲異色,但卻保持著若無其事的神情。

“慕容公子,我們走吧!”落珠羽扔下一句溫柔的話,目光一勾,轉身已然走出了好幾步。

慕容若野嘴邊掠過一絲別有深意的微笑,看了一眼落珠羽的背影,竟然鬼使神差地跟了上去。

紫月什么也沒有說,心領神會地跟在落珠羽的身邊。

落珠羽的唇邊,始終帶著一絲笑容。

“啊……”果然,背后傳來了上官靈兒等人的尖叫,“什么東西咬我……”

“好痛,我的臉怎么了?”

“落珠羽,你對我們做了什么?”上官靈兒和慕容若然的臉都被水黃蜂蜇了,高高的腫了起來。

她們跑過來,攔在落珠羽的前面,大聲而憤憤地質問著。

“我有咬你嗎?”落珠羽冷冷地掠了她們一眼,有一種令人驚滯的氣勢。

“你……”上官靈兒被咽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眼睜睜地看著他們走遠,一雙眼睛,像是要噴出火來。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第四章約會

“羽兒,我們要去哪兒?”慕容若野不著痕跡地跟上了落珠羽,不知道是因為好奇還是別的什么原因。

可是落珠羽卻很希望,他此刻會提退婚的事情。

可是他卻沒有提,落珠羽眼底掠過冷冷的光芒,唇邊卻漾開了一絲迷人的笑意,往一株開得正盛的杜鵑花一指:“你今晚在哪兒等我好嗎?”

慕容若野一愣,畢竟,這在古代,女子約男子單獨見面,似乎不合禮節吧?

該不會是她的腦子又出毛病了吧?

但是,瞧她那帶著輕輕的笑意的紅唇,同樣帶著笑意的勾人心魂的眼眸,半點也沒有癡呆的情態。

眼中閃過一絲異樣的光芒,溫柔的語氣足以融化任何一個女人的心:“不見不散!”

兩道同樣令人捉摸不透的目光對視,然后移開。

兩個人的情態,別樣的曖昧,別樣的異常!

上官靈兒望著他們的樣子,似乎忘記了臉上被蜇傷的痛疼,滿臉的憤恨,滿臉的嫉妒,眼底,無盡的惡毒……

長袖下的兩只手,緊緊地絞在一起……

“這個女人,到底使用了什么妖術?哥哥竟然……”慕容若然憤憤不平地望著落珠羽。

“哥哥,你……”見慕容若野回身走過來,迎上去質問,“靈兒姐姐對你那么好,你,你竟然傷她的心。”

“我的事情,什么時候輪到你管?”慕容若野冷冷地瞪了一眼慕容若然。

落珠羽雖然已經走出了一段距離,但卻將他們的談話都聽在耳中,臉上掠過一絲笑意。

她自己都沒有想到,自己對慕容若野施展的“勾引術”竟然這么容易就見效。

再一次驚異于自身這一雙眼睛的魅力。

“主子,你今晚真的要約慕容公子嗎?”紫月不敢相信地問,主子好了之后,這一切的舉動都太怪異了!

“沒錯!”落珠羽眼中蕩著笑意,溫聲答道。

對于今晚即將上演的一場好戲,她很期待哦!

“可是……”紫月還有些顧慮,雖然主子和慕容公子早就有婚約,可是畢竟還沒有成親啊!

“好了,我知道你想說什么,放心了,我知道怎么做的。”落珠羽溫聲道。

落珠羽那雙清澈明亮的眼睛似乎告訴了她一切,紫月心中的顧慮消失了,點了點頭。

當晚,太陽落山不久,月亮還沒有升上來。

落珠羽輕輕地將一小瓶液體的東西噴在杜鵑花上,嘴角帶著一絲笑意,和紫月慢慢地走遠了。

這一小瓶的液體,是采集幾種花制成的,這種香氣,能吸引一種有毒的飛蛾……

然后在不遠處的花叢中找好了藏身之處,等待著好戲的上演。

“慕容公子真的會來嗎?”紫月迷惑地問,到現在,她還不知道主子要干什么。

落珠羽“噓”了一聲,低聲道:“他一定會來的,就算是翻墻,他也會來的。”

這是慕容若野的表情告訴她的,她相信,他一定會出現。

“等一會你就明白了。”為了防止紫月再度開口,落珠羽率先說道。

過了一會兒,月亮慢慢地在山的那邊露出了半邊臉,淡淡的月光下出現了兩條人影。

是一男一女,很明顯,不是慕容若野。

那個男人穿著黑色的衣袍,自他一出現,周圍的氣氛變得異常的肅殺,就像凝了一層冰一般。

透過昏暗的光線,落珠羽看不清那個男子的長相,但是無形中卻似乎能感覺到他那好像有穿透力的目光。

不自禁地,憑住了呼吸,生怕被發覺。

心下暗暗生疑,這兩個人,是誰?

“聽說你的妹妹,她不傻了?”冰冷的語氣中藏著某種邪惡,一種無形的壓迫力。

“是的,多謝太子殿下對妹妹的關心。”

這個男人,竟然是太子,他這么晚在將軍府里出現……

而那個走在他身邊的女人,竟然就是落雪盈。她的語氣中不敢有半分的怠慢,畢竟,這個人可不是她能得罪的。

關心?君少熙的嘴角微微上揚,若不是他得來消息,只要得到那個腳心上有個鳳凰形胎記的女人,便能得天下,他才懶得費這番心思呢!

落雪盈的心中,同樣有另一種想法:難道那個消息,已經傳開了嗎?她不能再等下去了……

“那么,她真的是你的妹妹嗎?”關于這一點,他也做了秘密的調查,可是只能查到一些沒有根據的傳言,但這已經足以引起他的懷疑。

另外,還有一件事他一直不明白,為何皇上和皇太后都如此寵愛這個白癡。

難道,僅僅是因為她是白癡嗎?事情沒有這么簡單吧?

落珠羽聽到他們竟然說到自己的身世,凝神聽著。

落雪盈心中一凜,一瞬間心中已經轉過了無數念頭,最后卻用令人不可置疑的語氣答道:“是的。她的確是我的親妹妹。”

可真會說謊!落珠羽心中冷笑。

但不知,她為何要說謊?

“你若是敢說謊,本太子是斷不會放過你的!”聲音中充滿了威脅,周圍的空氣都似乎為此冷了一冷。

好可怕的人!落珠羽暗自道,那種無形的戾氣令她感到極是不舒服。

“太子多慮了,雪兒就算有十條命,也不敢欺騙太子殿下!”

落雪盈不著痕跡地掩飾著自己的情緒,她知道,在這個節眼中,她不能給太子看出半點端倪。

太子冷冷地哼了一聲,眉頭輕皺,暗暗握緊了拳頭。

那個腳底有鳳凰形圖案的女人,到底在哪兒?

這可真是一件麻煩事情,雖然他是太子,但總不能去看每一個女人的腳底吧?

只是,如果實在找不到,那么就只有用這個辦法了吧?

兩條人影,慢慢地往前走著。

落珠羽的心不禁懸了起來,他們再往前走幾步,就到了那株杜鵑花旁了!

不要再往前走了!這個可怕的男人,她可惹不起呢!

可是天不從人愿,他們偏偏,繼續往前走……

落珠羽抬起頭望了望天空,月亮已經升上來了。

另一邊,依稀可見有一條人影輕快地走了過來,看那身影,自是慕容若野了!

看到他的出現,落珠羽剛才的擔心反倒消失了,本來只約了一個的,現在一下子來了三個,很好!

一陣細微的,羽翼扇動的聲音,淡淡的月光下,空中出現了一些細小的白點,快速地向著落雪盈和太子的方向飛去。

落珠羽自然明白,那些液體的氣味,已經彌漫在周圍的空氣中了。

周圍的空氣又是驟然一冷,太子快速地望四面看了一下,馬上就看見了另一邊走過來的那條人影。

“落雪盈,你約了別人?你有種!”惡狠狠的聲音令人不寒而栗。

“不,不是我……”落雪盈也看見了那邊走過來的人影,連連辯解。

就是刀架在她的脖子上,她也不敢在與太子見面時約別的人來啊!

落珠羽的臉上不禁漾開了笑意,很好!比她預料中的還要有趣得多啊!接下來……

“你等著瞧!”太子冰冷而無情的聲音再度響起,身影一掠,閃了兩閃,一瞬間就消失在黑暗中。

落雪盈身軀一軟,坐倒在地,很顯然是太子的話起的作用!

淡淡的月光下,但見她的臉色慘白慘白的……

“羽兒,我來了……”慕容若野直直朝杜鵑花邊的落雪盈奔去,不知道是不是太急了還是落雪盈正好坐在杜鵑花的影子下,他沒有認出來,只當是落珠羽。

空中明顯的傳來了“唏唏噓噓”的聲音,那些白色的會移動的點點也更多了,密密麻麻的便如織網一般。

無數的飛蛾朝他們鋪天蓋地地飛過來,慕容若野一驚,落雪盈驚駭地站起來。

“雪盈,怎么是你?”這時,慕容若野看清楚了她的臉,驚訝之余,語氣中竟然有一點失望。

落珠羽冷笑,這個男人的變化還真大!

不過,她不會令他失望的。

那無數的飛蛾全都撲向他們,在他們所在的那一團空氣中亂飛亂撞,也在他們的頭上,臉上,身上到處的亂飛亂撞。

飛蛾身上的磷粉,也紛紛揚揚地落下來,落到他們的頭上,臉上,身上。

“主子,你……”紫月這個時候總算明白了,一臉驚訝地望著落珠羽。

心中卻是舒暢之極,主子以前總是被他們欺負,現在總算出了一口氣。

眼見那兩個人狼狽不堪地逃出了飛蛾的包圍圈,他們的身影消失在月光下,落珠羽滿意極了。

以為離開了就沒有事了嗎?這件事情才剛剛開始呢!

沖紫月一笑,滿心的興奮也得到了釋放,“我們回去吧!明天還有好戲看的呢!”

一想到明天將會見到慕容若野和落雪盈的可能的樣子,再次竊笑!

但在那突然感覺到的兩道冷冽的目光下,不禁愕然,轉眸四看,不見半個人影。

可是卻明顯感覺到那目光的存在,似乎無形中有一個人在虎視眈眈地瞪著她的感覺!

令她極端的不自在,莫名的心慌。

見鬼了,這是怎么回事?

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紫月,我們回去吧!”平淡的聲音掩飾著心中的不安,也是在向那個看不見的人的宣告:我不怕你!

在站起來的那一瞬間,卻驚駭得“啊”的一聲還沒叫出口,就被一只大手緊緊地捂住了嘴巴。

在一股巨大的壓迫力量下,眼眸愕然瞪大,看到一張冰冷而美得宛如藝術作品的男人的臉。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第五章進宮

那男人一手緊緊捂住她的嘴,一手用力將她往下一按。

出于本能的反抗,落珠羽猛然抬起右手手肘,狠狠擊向他的胸膛!

在現在的時候,她好歹也是練過柔道的!

不知道在這古代有沒有用?不過,管它有沒有用呢,先打了再說。

手肘撞在他的胸膛上,發出一下沉悶的聲音,那個男人竟然不避也不閃,挨了她這一下。

肩膀上的那只大手的力道卻乍然大了許多,落珠羽承受不住,雙腿一軟就倒了下來,。

而那個男人,竟然,竟然也順勢倒在了她的身上。一只手還是緊緊地捂住她的嘴巴。

落珠羽正自又驚又怒,轉眸間,猛然卻看見月光下多了一條人影。

黑色的人影,還有那股肅殺,冰冷的戾氣,竟然是太子去而復返!

感受到太子身上那種無形的戾氣,似乎忘記了掙扎,屏住了呼吸一動也不敢動。

月光下,太子的身影無聲無息地移走動著,那些團團飛舞的飛蛾似乎也感受到了那股可怕的戾氣,四面亂竄著。

看著那些多得數不勝數的飛蛾,君少熙微微皺起了眉頭,寒光一閃,長劍已經出鞘,似是隨意一揮,一股殺氣襲來,那些飛蛾便如風中的碎紙片一般紛紛飄落。

落珠羽看得目瞪口呆,這古人的武功,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只過了一會兒,那漫天的白色飛蛾的身影,連一只也找不到了!

看得落珠羽都不禁心疼,對于昆蟲的了解,也讓她對它們產生了深厚的感情……

將全部的飛蛾斃于劍下之后,太子并沒有走,站在那里游目四顧,游目四顧……

落珠羽緊張得一顆心都緊了起來。

最為可恨的,還有這個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此刻,他們可是在同一條船上……

不知怎么的,竟然有一種近乎于“同生共死”的感覺,呸,才不是,這是趁火打劫!可惡!

又過了一會兒,太子的身影才快速地掠入了黑暗中,消失不見!

那個男人快速地從落珠羽的身上“彈”起來,冷冷地站在那里,望著太子離去的方向,也不理會落珠羽。

落珠羽爬起來,“啪”的一聲甩了他一巴掌,雖然心中震懾于他渾身散發出來的幾乎要將人凍僵的冰冷氣息!

然而,這一巴掌非打不可!

君少煌驀然間轉過臉,落珠羽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剛剛還為太子的離去而暗暗松了一口氣呢!

然而,這個男人,同樣的可怕!同樣的危險!

那兩道目光,宛如兩道利劍似的射在她的面上,好像能穿透她的身體似的!

而他的樣貌,又是令人炫目的美,要說慕容若野的美,簡直就不及他的百分之一!

那月光下淡淡隱現的容顏,倒不似這人世間能有的!

那雙冷氣凜然而又璀璨得好像聚集了日月光華的眸子,只要看一眼,就好像會被深深地吸引進去一般。

落珠羽不覺一陣發愣,在這種情形之下,不是她花癡,可是她真的感覺到大腦一陣暈眩……

等到她回過神來的時候,旁邊已經空空如也,那個男人已經如同空氣一樣消失不見了,好像從來就沒有出現過一般。

“主子,你沒事吧?”紫月站在她旁邊,擔心地望著她。

“沒事。”落珠羽一愣,還是難以相信剛才發生的事情,“紫月,剛剛是不是有個男人……”

她要確定一下,剛才是不是幻覺。

紫月揉了一下眼睛,四面看了一下,什么也沒有看見,回答道:“奴……紫月沒有看見啊,剛才好像看見人影一閃,然后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落珠羽恍然,敢情,剛才紫月是給那人點了穴道了。

剛才打人的那只手掌還微微發麻呢,不是幻覺,這是真的!

可是,他到底是誰?

“主子,你真的沒事嗎?”見落珠羽還在發呆,紫月不禁又擔心地問。

落珠羽回過神來,笑了笑:“沒事,走,回去睡覺了!”

腦中卻還想著剛才莫名其妙出現的那個人,那個人的樣子以及他給人的感覺,太難忘了!

第二天一大早,落珠羽剛剛醒來,紫月便過來催促她進宮,說皇太后要見她。

梳妝的時候,手指輕輕地碰觸著臉上的肌膚,凝視著那些難看的斑點,似乎明白了什么,嘴角掠過一絲笑意。

隨后便去了皇太后的慈寧宮。

皇太后一見了她,便將她拉過來,親熱地一會摸摸她的背,一會捏捏她的肩膀,一會又看看她的面頰,臉上漾滿了慈祥的笑意。

皇太后已經將近七十歲了,但是身體卻還很硬朗,額角幾道皺紋,看起來十分的慈祥。

“真的好了!太好了,羽兒,皇奶奶真是太高興了。”皇太后一把將她緊緊地抱在懷中,眼中閃著激動的淚花。

落珠羽心中一陣感動,她都沒有見過自己的奶奶,一直以為,只有羨慕那些有奶奶疼愛的孩子。

但是現在她卻找到了一種被奶奶疼愛著的幸福感覺。

過了好一會兒,皇太后才松開她,輕輕地拭去眼角的淚水,雙手扶著她的肩膀,笑開了:“瞧你皇奶奶激動的,都是因為太高興了。”

“謝謝皇奶奶。”落珠羽乖巧而甜甜地笑著,一雙眼眸,又回復了她那種無敵的純凈無邪。

皇太后又緊緊地拉著她的手,目光中閃過一種異常的光芒,但馬上就隱沒了:“羽兒,見到你這樣,皇奶奶就放心了!對了,羽兒,以前……”

語音頓了頓,接著說:“皇奶奶讓人給你準備了一些書給你解悶兒……”

旁邊的宮女應聲抱出一疊厚厚的書來。

落珠羽掠了一眼,登時頭都大了,這些書,竟然就是古代給女子讀的三從四德之類的書。

要她讀這些書,簡直就是要她的命啊!

可是皇太后那么疼她,又是一片好心,直接拒絕恐怕不太好啊?

“皇奶奶,你的手怎么了?”落珠羽正不知道如何拒絕的時候,猛然瞥見皇太后手背上紅了一塊,應該是被什么蟲子咬的。

“皇奶奶,我給你涂藥。”從身上取出一個小瓶子,細心地倒了一些液體出來,輕輕地涂抹在皇太后的手背上。

“真舒服啊,羽兒,這是什么藥?”感受到手背上落珠羽輕柔的動作,還有那藥的淡淡香氣,皇太后享受地閉上了眼睛。

“好了,皇奶奶。”落珠羽動作熟練地收好小瓶子,“這只是采集一些花配置的香油,對蟲子的咬傷很有效的,皇奶奶,這個就給你留著,只要不小心給蟲子咬了,就涂上一點就會好的。”

誰對她好,她也就對誰好!皇太后對她這么好,她也會像對待奶奶一樣對她。

“好的。羽兒真是長大了,竟然還能配置這么好的藥。”皇太后眼中迅速閃過一絲異常的光芒。

依然是一臉慈祥的笑容,吩咐一邊的宮女:“這些書,既然羽兒不喜歡看,那就收回去吧!”

落珠羽心中又是一陣感動,皇奶奶對她太好了,看出來了她不喜歡,連原因都沒有問就順了她的意。

這些書

閱讀下一章
小說截圖
小說合集
宅斗小說 完結的宅斗小說 好看的宅斗小說 好看的和親小說 完結的和親小說
宅斗小說 更新:2018-06-26
最近有很多書友問小編有什么宅斗小說,宅斗小說有哪些?今天小編就給各位小伙伴帶來2018宅斗小說。喜歡看小說的書友們千萬不要錯過了,CN閱讀網為你帶來最新最好看宅斗小說。
完結的宅斗小說 更新:2018-06-26
最近有很多書友問小編有什么完結的宅斗小說,完結的宅斗小說有哪些?今天小編就給各位小伙伴帶來2018完結的宅斗小說。喜歡看小說的書友們千萬不要錯過了,CN閱讀網為你帶來最新最好看完結的宅斗小說。
好看的宅斗小說 更新:2018-06-26
最近有很多書友問小編有什么好看的宅斗小說,好看的宅斗小說有哪些?今天小編就給各位小伙伴帶來2018好看的宅斗小說。喜歡看小說的書友們千萬不要錯過了,CN閱讀網為你帶來最新最好看好看的宅斗小說。
好看的和親小說 更新:2018-06-26
好看的和親小說
完結的和親小說 更新:2018-06-26
最近有很多書友問小編有什么完結的和親小說,完結的和親小說有哪些?今天小編就給各位小伙伴帶來2018完結的和親小說。喜歡看小說的書友們千萬不要錯過了,CN閱讀網為你帶來最新最好看完結的和親小說。
文章速遞
相關小說
換一換
相關標簽
熱銷榜
1棒球學園之揮棒吧,少女!

戀神 |青春校園

陰差陽錯,她女扮男裝進入棒球學園打棒球。 教練不看好她,她就努力進步給她看。 隊友不相信她,她就贏得勝利給他們看。 他說他愛她,就算她是個男生。 她莞爾一笑:“好,等我拿到世界冠軍,就給你個驚喜。” 青春無悔,夢想不死!!!.....

查看更多
小說合集
更多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免責申明 | 聯系我們

Copyright ? 2010-2018 CN閱讀網 ALL Right severed

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最全彩票app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