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掃描查看手機站

小說推薦

您的位置: 首頁 > 女頻小說 > 古代言情

絕世琴顏
分類: 古代言情 作者: 時夏
更新:2018-06-02 狀態:完本 字數:163.46萬字

簡介: 她的身世撲朔迷離,自小就淪落在青樓煙花之地,一次意外,被當今凌王朝王侯收養,目的是要讓她潛伏于凌王朝太子身邊,赴湯蹈火。直至她含淚看著他與異國公主結親,那一刻她才知你非我良人,她已不想參與這場權力斗爭之中,卻已經深陷其中不可脫身。凌朝太子,王侯之子,她該如何選擇?宮廷之中的斗智斗勇,妃嬪之間的爾虞我詐,她該如何  面對,而她的身世又是怎樣一個驚天的秘密?

全文在線閱讀
手機閱讀

掃碼在手機打開

章節目錄
小說試讀

第001章青樓為居

繁華的街市,甚是一片歡愉美景。


“這位公子,是否有什么不開心的事情,該和我們姐妹們說說啊”


“是啊,整個凌朝就屬我們水澗樓是數一數二的,專為你們治百病哦。咯咯咯”一位打扮艷麗的姑娘用自己的芊芊細指輕戳男人的胸膛,呼之欲出的兩朵緊緊貼在男人,畫面充滿了曖昧。


“你們就是這么討人喜歡,哈哈哈”男人輕撫姑娘的臉蛋,壞笑著。


“哎呀,這位公子,大堂這么冷清,不如我們上樓休息一下嘛”姑娘的臉緊貼著男人的胸膛,整個人都靠在了他的身上。


“好好好,哈哈哈,今晚好好為我彈奏一曲,讓我把今天所有不開心的事情都忘記,本公子開心了,可是會好好的厚待你!”男人說完便摟著姑娘上樓,兩個酒醉之間,走到拐角之處并沒有注意到一個矮小的身影。


“啊!”先發大叫的是打扮艷麗的姑娘,此刻的她顯然被嚇得不輕,正怒瞪著眼前這個小身板的女孩。


“喲,你們水澗樓什么時候招了這種年紀幼小的女孩了,你們就不怕被官府的人查到?”看著眼前眉清目秀,卻稚嫩的姑娘,哦不,是女孩。男人倒是一臉的調侃嘴臉。


“公子可別亂說,我們水澗樓的姑娘都是自愿來到這里獻藝的,我來的時候她就已經在這里了,想必也是因為家破人亡,親人將她送到這里,我們可沒讓她做什么事情,不過是一些端茶送水的小粗活罷了。”姑娘的臉色恢復了正經,立馬像公子解釋道,要說這個女孩的來由,確實她不過才來了兩年,她真的是不知道這其中的緣由。只是她小小年紀一把,經常是一副生人勿進的模樣,她也想不通,都入了水澗樓了,又何必一副蓮花模樣。


“小琴,你楞在這里干什么,還不快點下去,不用干活嗎?”姑娘指著面前這位叫做小琴的女孩,頗有一副厭惡的嘴臉。


小琴全程冷眼的看著眼前這一幕,一聲不吭的離開,剛才那兩個人調情的過程,她可是真真切切的看在眼里,女人的臉埋在男人的胸膛之下,不經意的流露出一副嫌棄的神色,而男人也并沒有看上去很開心的樣子,兩人都偽裝的很好,一抬眼,彼此都是賞心悅目的樣子,明知做戲一場,卻能彼此配合到底。


小琴不懂,明明都厭惡著對方,卻還假裝很享受沉淪的模樣,這水澗樓里一派歡聲笑語,真真假假的臉孔卻被每一個人偽裝在面具之下。


小琴站在二樓的角落里,靜靜的看著大堂的男男女女,輕聲的嘆了口氣,她知道,她根本不屬于這里,她厭惡這里所有的一切,厭惡所有的濃妝艷抹的女人們,也厭惡那些來買醉取樂的富家子弟們,她明明不該是這里的人,可是卻從她有意識以來,她就一直在這里,她也一直知道她是被父母丟棄在這里的,當初老鴇玉娘在她懂事時就親口告訴她這個事實,所以她一直在等,等她的父母的到來,一年又一年,直到失望。她在這個青樓煙花之地里生存著,以青樓為居。而也正因如此,她有了比同齡人更多的成熟和睿智。


她想過很多的為什么,她跑去問水澗樓的玉娘,玉娘對她并不算喜歡,也并不算討厭,畢竟她還為自己專門請了有名的教學的夫子,所以她才沒有被如此的鶯鶯燕燕所感染。雖以青樓為居,但她的待遇也不比多數人差,該有的教養和學識她都是擁有的。只是,該打雜的時候她得出現,但也沒讓她去接任何的客人,她算是比較欣慰。每當她問玉娘她的父母在哪里,她的生辰八字,出生年月時,玉娘的臉色都會大變,只告訴了她出生年月,卻對她的父母半字不提。問多了也得不出結果。小琴在想,難道她一輩子都要困在這個煙花之地嗎?想到這里,心中就有一絲苦澀。


她搞不懂自己為什么會有如此的特殊待遇,隱隱約約又覺得,自己的身世不簡單。


“小琴!你怎么躲在這里,你知不知道玉娘在找你?”姑娘氣喘吁吁的說著,顯然是找了她很久,此刻滿臉的焦急才稍微放松了一下。


“找我?”小琴微微愣住。


“對啊對啊,你快點去吧,玉娘正在大廳等你呢。”說完姑娘就牽起小琴的手,小琴并沒有反抗。這個姑娘,叫小貝,自小就和她玩的很好,不過她稍微比她大幾歲,但對她也猶如妹妹一般,雖然并沒有她的待遇那么好,被傳授知識,傳授琴棋書畫,但是她也不在意,其他的姑娘都非常嫉妒她,唯獨小貝是唯一對她好的人,對她給予無微不至的照顧,要說這水澗樓她最放不下的,非小貝莫屬。雖說水澗樓不是什么正經之地,但也并不強人所難,不然怎么能夠說是數一數二的呢。所以小貝在這里就是賣藝不賣身的好姑娘,之所以來到水澗樓,也是由于家里貧窮,眾多弟妹要生活,迫于無奈,小貝才想著來水澗樓,能夠賺更多的銀子,又很輕松,只是名聲不太好,但為了親人,小貝也并不覺得有什么。


“小琴,夫子明日有要緊事要離開,所以預定明日的教學就改為今日,你現在速速去學堂。”玉娘臉色稍有責備,但并無說什么。


“好的,玉娘,我收拾一下就去。”對于玉娘,小琴的態度還算是客客氣氣,就算再不好,玉娘也是養了她多年的人,知恩圖報的事情她是懂的。


“小琴,真羨慕你,你要好好聽夫子授課哦,回來也好教教我呢!”小貝親昵的扯著小琴的衣袖,明明是比她大三歲,卻仿佛比她小三歲一般。


“好。”小琴露出一抹笑顏,她最開心不過就是離開水澗樓,去往學堂,她會覺得,自己就像普通人家的孩子一般,從未在青樓待過。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第002章:王侯


小琴收拾了下課本,周圍多是姑娘們的閑言穢語,但她多數不予理會。


“喲,有資格去學堂,真是了不起啊,都進了水澗樓了,還當自己是個公主嗎?”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玉娘送她去學堂,是希望她有朝一日能夠成為一名有學識涵養的賣身女子,人家身價可貴著呢,你懂什么?”


小琴只覺得,這些姑娘吃飽了沒事干,對這種無聊的舉動,她只能是嗤之以鼻。


“你們兩個這么閑的有時間過來詆毀我,怎么不去為自己多爭取些客人,不會是因為身材不好,相貌也不好,又加上才藝平平而沒被看中吧?真是怪可憐的,也是,你們這種貨色,又怎能和花魁姐姐比呢?”


“你!”兩個女人都被氣得咬牙切齒,心里暗想:死丫頭片子小小年紀一把,竟然如此伶牙俐齒,得理不饒人,真是小賤貨一個!不就是有玉娘罩著嗎!遲早要給你點教訓。


正想發作一場,而人卻已經離開了。


小琴只覺得,總有一天,要想辦法把自己從水澗樓里贖出來,她想通了,既然父母丟棄她,她也不再等待,她已不想講自己困于水澗樓,看著那一幕幕醉生夢死的場面,她該有更好的生活。


不知不覺之間,她來到了學堂,說也奇怪,玉娘竟然舍得出錢讓她去好的學堂念書。


但由于她是水澗樓的人,其他的同學都對她不抱有好的臉色,有時候不小心碰到他們,他們都條件反射一般,夸張的抖動自己的衣服,好像會傳染上什么疫病似得,每次,小琴都是冷笑,她并不為自己身在水澗樓而感到恥辱,自己又沒有做過什么不雅之事,何必要感到不適,反倒是這些同學,每次都表情如此豐富,不累的么?


“小琴,你來了啊,快快坐下。”手拿著教條以及書本的夫子慈祥的笑著,倒是沒有因為她是水澗樓的人而有歧視。


小琴笑著點了點頭,默默的走到了學堂的最后一排,她向來都是一個人坐在默默的角落,因為沒有其他同學愿意與她同坐,她也習慣了這樣一個人安安靜靜的思考問題,聽講知識。


幾個時辰就在夫子喋喋不休的教課與同學們些許吵雜的聲音之中過去了。


小琴收拾著自己的東西,卻發現周圍的聲音好似越來越接近,小琴一抬頭,就看見幾個不懷好意的男生勾肩搭背的走過來。


“喂,小妓女,你不回你的青樓去做客,來我們學堂做什么?”


“是呀是呀,我母親說這個學堂都待不下去了,連水澗樓的人都招。”


小琴心底翻了個白眼,為什么有這么多無聊的人,水澗樓也是,就連學堂也是!小琴默不作聲的收拾完自己的東西就走了出去,顯然,那幾個男孩被這樣的無視而感到羞憤,紛紛不甘的追了上去。


小琴知道那幾個男孩肯定會追上來,不禁加快自己的步伐往街市走去,不料腳下被磕到了,整個人往地上摔去。是可忍孰不可忍,小琴怒瞪著這個伸出腳的男孩,隨手抓起自己的書本就往他腦袋上砸去。


“啊呀!”男孩吃痛的大叫一聲,那書本重重的砸過來,可不是一般的痛。小琴嘴角揚起一抹嘲笑的弧度,他以為她是那么好欺負的嗎?


“你你你!你竟敢砸我!”男孩顯然沒有受到過如此的侮辱,于是扯著身邊幾個男孩要對小琴進行一番教訓。


幾個男孩圍堵著小琴,將小琴扯到一個角落,小琴皺著眉想要反抗,卻還是硬生生的被拉扯著。小琴抱著自己的腦袋,避免不讓自己受太重傷,身邊七零八落的拳頭呼嘯而過,小琴只覺得手臂很痛,背部很痛,全身都很痛,就算她再怎么厲害,她一個女孩子也敵不過幾個男孩的圍堵,她討厭這樣的不公平,討厭足跡無力反手,她發誓有朝一日,她要變得很強大,強大到保護自己,強大不讓任何人欺負!


小琴咬牙切齒,不讓自己叫出聲來,這時候,忽然想起了父母,如果如果父母沒有丟棄她,如果父母還在的話,她又怎么落到如此地步。這樣想著,眼淚也禁不住落下。


“你個小妓女,看你還敢不敢動手了!”


“就是,竟然如此膽大,我要叫我父母同夫子告狀,你出手打人!”


小琴只覺得天旋地轉,她已經分不清自己在哪里,也感受不到太痛的滋味,這是麻木的感覺吧。


“住手!你們這些孩子在做什么!”


忽然一個雄渾的嗓音落下,隨后小琴感覺那些拳頭也停了下來,身旁有被拉扯的聲音。


小琴有些畏懼的抬頭,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只見到兩個高大的侍衛把幾個男孩拖到一邊去,兇神惡煞的模樣令幾個男孩嚇得不敢出聲。


小琴抬頭看了眼前面的男人,這是一個渾身散發著貴族氣息的男人,四九歲左右的模樣,兩鬢發跡間有些蒼白,頭發整齊的束起,卻更顯得整個人威嚴。再看一身錦衣玉袍,手持寶劍,器宇軒昂的站在她面前,小琴知道,眼前的這個人定不是個簡單人物。


“小女孩,你告訴叔叔,為什么他們欺負你?”男人和藹的問著,嘴角揚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卻見雙目之間不經意流露出一抹精光。


小琴抿了抿嘴,如果說自己是水澗樓的話,也不是什么光雅的事情。


“沒事了,謝謝叔叔。”小琴站起來拍了拍自己的衣服,感激的笑了笑。


陸勇霖眼神露出一抹贊許,小小年紀處事不驚,通常的女孩看到這副場面早已被嚇壞了,這女孩真是很好的選擇。


“我告訴你們,這次我就放過你們,如果還有下次欺負我的時候,你放心,我絕對會讓玉娘叫人好好收拾你們,夫子說過得饒人處且饒人,希望你們記住了!”小琴就算受了傷,卻還能像什么事情也沒有發生過一般,眼睛閃過一絲警告,幾個男孩縮了縮脖子,不再說話。


“今天很感謝叔叔幫忙,小琴還有事,就先走了。”小琴低下頭,九十度深深鞠躬,眼前的男人肯定不好惹,一定要畢恭畢敬了。


“好。”


陸勇霖看著小琴遠去的身影,忽然爽朗的笑道。


“侯爺,你?”旁邊跟隨著的侍從刀影一臉的不解。


“刀影,你該為本王慶祝,小少爺提供的計劃,可是將得以實施了。”陸勇霖慈祥的笑容消散,轉眼間換成一副狡詐模樣。


“是啊!刀影恭喜王侯!恭喜少爺!”


玉娘?小琴?呵呵。陸勇霖瞇著眼心里暗想,原來是水澗樓的人,真是天助我也,這下事情將好辦許多。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第003章:收養

“小琴!你怎么才去了幾個時辰,就成了這副模樣了?”小貝滿臉吃驚的看著眼前嘴角發青的小琴,她不是去學堂了嗎?怎么看著像是剛出去打架了一樣,難道她沒有去學堂?


小琴摸了摸自己被打腫的嘴角,身體有點像散架了一樣,不過還好幾個男孩力氣不大,她也有意識的很好的保護自己將傷害降到最低。


“沒什么啦,只是和學堂里的幾個男孩發生了一些小矛盾。”唯恐小貝太過于擔心,小琴還原地跳動了幾下,調皮的笑了笑


“你看我現在,還不是好好的,一點也沒吃虧。”


“哼!幾個男孩竟然欺負你一個!下次你去學堂的話要帶上我,看我不好好教訓他們一頓。”小貝義憤填膺的模樣讓小琴不禁發笑,只怕到時候帶她去,挨揍的就不止是她一個人了,不過她當然不可能說出來。


小琴正要說些什么,閨房的門就忽然被人打開了。


“小琴!你還在這里做什么!出大事了!快點跟我走!”玉娘的貼身侍女琦兒滿臉著急,像是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這讓小琴有點提心吊膽。想也沒想的就跟了上去。


不對勁,小琴心想。琦兒帶她走到水澗樓的貴賓房,在這里被玉娘接待的人,不是一般富家子弟,而是達官貴人。難道是水澗樓發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了嗎?她身在這里,可不希望水澗樓出事。


“你說你這個小丫頭片子,是不是在外面闖禍了?你說你怎么招惹來這么個大人物?”琦兒嘴里喋喋不休的說著,剛才一堆人涌進水澗樓,身穿著朝廷特有的服飾,佩戴著寶劍,差點沒把她嚇壞!


“大人物?”


“當今王朝尊貴的王侯大人啊!一進來,就向我們玉娘要人,還指明要你!”琦兒還記得,當時她并不知道眼前的人是誰,只是覺得玉娘這樣畢恭畢敬肯定是個人物,當看到他腰間的佩玉時,琦兒目瞪口呆,那可是當今圣上欽佩的寶玉,象征著皇族身份!


小琴腦海里浮出了一個畫面,該不會是


“民女參見王侯大人,玉娘,小琴帶來了”琦兒掩飾著自己的慌亂,微微彎下腰。


當小琴看見眼前的這個所謂的王侯時,腦袋一片混亂,這這不是剛才的那個救了她的叔叔嗎?為什么會來到水澗樓里找她?難道是因為自己對他的態度,讓他覺得不滿意嗎?


“小琴,見到王侯大人還不快快拜見!休得無禮。”玉娘威嚴的聲音傳來。


小琴微微的楞了一下,她從小到大也沒見過這么大的人物,不過好在夫子教過她該有的禮儀。


小琴微微屈身,有點別扭的說道:“民女參加王侯大人”


陸勇霖滿意的點了點頭。


“王侯大人,你說的小琴,正是眼前這個女孩,不知王侯大人欽點小琴是為何呢?”玉娘說完便向小琴招了招手,示意她趕緊走過來。


小琴有點小心翼翼的走到玉娘身邊,她能感覺到一道犀利的目光一直在追隨著她,小琴抬頭看了看王侯,愕然發現他正一直盯著她,但是那種眼神不對勁,這讓小琴想到她去街市選頭飾的時候,也是這樣一種上下打量的眼神。小琴有點無所適從。


“很好,本王今日難得有雅興出來走走,卻偶然遇到了小琴,本王一見到小琴就滿心喜歡,又聞小琴是水澗樓的人,正巧,本王只得一子,如今想要個女兒,我看小琴甚是最好的人選,本王又如此喜歡,希望能將小琴收為女兒,于是特此來找玉娘你要人,不知玉娘可否答應?”陸勇霖彬彬有禮的說著,雖話語之間是詢問征求的字句,但那說話的口吻卻勢在必得。


“啊”玉娘沒料到王侯大人是來要人的,也就是說,這個王侯要來她水澗樓里贖人,小琴從小就跟在她身邊,她可從來沒有想到過要將小琴送給他人,如今,王侯大人親自登門拜訪,若是她不同意的話,恐怕不僅僅是水澗樓要倒閉,這里的姑娘們日后都不會有好日子。


“好好好,既然王侯大人需要,民女必當義不容辭的答應,小琴能被王侯大人收養,那可是她幾世修來的福氣,玉娘替小琴深深的感激王侯大人。”


早就聽聞凌朝王侯大人陸勇霖能文能武,征戰沙場,又能輔佐朝廷,是當今圣上眼前的大紅人,這樣的一個狠厲睿智的角色,玉娘深知,就算給她天大的膽子,她也不能說個不答應!


“不知小琴,你是否同意?”陸勇霖揚起一抹和藹的笑容。


小琴有些恍惚,她是在做夢嗎?鼎鼎有名的王侯大人竟然要收她為女兒!雖然早就想離開水澗樓,但是從未想過是以這種方式離開,這種身份,是她永遠都高攀不起的!


“小琴,王侯大人在問你話呢!”玉娘有些尷尬的扯了扯小琴的衣袖,眼神帶著一絲警告,這可別王侯大人面前出現什么差錯,萬一惹得王侯大人一個不滿,那可是天大的災禍。


小琴陷入了猶豫,而陸勇霖滿臉的慈愛讓小琴覺得剛才她看到他的那種打量的眼光是個錯覺。


“小琴是覺得哪里有些不滿意嗎?無妨,盡管說出來。”陸勇霖走上去摸了摸小琴的腦袋。


小琴抬頭看了看眼前的男人,眼神流露出一絲絲害怕。最后似乎過了很久,小琴慎重的點了點頭。


“我愿意成為王侯大人的女兒。”


小琴永不后悔自己做出的決定,卻不知這個決定在日后改變了她的一生,小琴只想著,她等了很久,終于等來的機會,離開水澗樓的機會,終于不用受其他人的指指點點,終于可以讓自己能夠理直氣壯的去任何地方,更何況,她的身份也變得不一樣了,她是王侯大人的女兒了,以后不會再有人敢欺負她,她會變得強大起來。


“好!不愧是我陸勇霖的女兒,夠爽快,我沒看錯人。”陸勇霖真是越來越滿意這個女兒了,相信日后定能起到大作用,他果然沒有看錯人,當然在這之前,他必須要好好的待她。


“既然小琴都已經同意,真是皆大歡喜,民女恭喜王侯大人喜得千金”玉娘雖然心有不舍,卻還是將小琴的賣身契給予陸勇霖,從今以后,小琴就不是水澗樓的那個打雜小妹了,一日之間搖身變成達官千金。


“恭喜王侯大人喜得千金!”眾多人彎著腰,眾聲道賀。


“小琴,以后你就是千金小姐的,要聽王侯大人的話啊,有空的話也可以回來看看玉娘啊。”玉娘叮囑著小琴,一方面是希望小琴的身份能給水澗樓帶來更大的好處,一方面也確實舍不得這個小丫頭。


小琴正想點頭,她從來就不是忘恩負義的人,但卻被陸勇霖打斷。


“這種話望玉娘以后閉口不提,我的女兒現在名叫陸之琴,從來沒有一個叫小琴的人在水澗樓待過,更不可能會來看望你們。陸之琴只是本王府的千金,玉娘應該知道怎么做。”陸勇霖嗤笑一聲,口吻咄咄逼人。


“是!民女明白!”玉娘心里一陣寒顫,果然這個王侯爺是不好惹的狠厲角色。


陸勇霖拉著小琴的手往外走,眾多侍從跟隨離開。


“恭送王侯大人!”


水澗樓全體姑娘共同恭送陸勇霖,直到陸勇霖的人馬離去,玉娘總算舒了口氣,不過這小琴,果然不是個普通人,來歷不明,而走的時候也轟轟烈烈不同凡響,還好她總算沒虧待過她。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第004章:相見


此刻的小琴正同陸勇霖同坐一輛馬車上,她有些不知所措,空氣安靜的仿佛時間靜止了一般,她緊張的反復揉搓自己的衣袖,氣氛莫名有些尷尬。


“小琴,允許我如此叫你嗎?以后你就叫陸之琴,我以后就是你的父親,父親希望你能夠拋棄過去,對我不要有所警惕,把我當做一個平常父親看待,因為我一直很想要一個女兒。”


陸勇霖也似乎感覺到陸之琴的緊張,伸手揉了揉她柔軟的發絲。


“父親父親”陸之琴有些失神,她也終于可以有父親了嗎?簡直難以置信,她渴望有父親,而這一天終于如愿以償的到來。父親還是當朝王侯爺!幸福來的太突然,令陸之琴驚慌。


“小琴,據你資料來看,你今年九歲?”


陸之琴點了點頭。


“乖,父親要和你說,你還會將有一個哥哥,他大你四歲,叫陸晟南,我相信他會像我喜歡你一樣喜歡你,你不用擔心。以后陸王府就是你的家,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因為你是陸家人。”


拋開計劃不說,陸勇霖對這個女兒也是滿意的不行,小小年紀長得如此眉目清秀,身在水澗樓卻不受一絲世俗影響,感覺就是一朵夏天正含苞待放的蓮花嬌小可愛。


“哥哥!我會好好待哥哥,一定會讓哥哥喜歡我的!”忽如其來的兩個親人讓陸之琴欣喜若狂,一直羨慕別人有兄弟姐妹,而如今父親有了,哥哥也有了,她已經非常滿足了!陸晟南,恩,這個名字她一定會深深的記在腦海里!


“可是父親,我的母親呢?”


陸勇霖原本笑著的臉忽然僵硬了一下,眼神也突然變得有些銳利,不知是不是錯覺,陸之琴感覺此刻陸勇霖隱隱帶著一絲殺氣,不禁縮了縮脖子感覺自己似乎問了個很不好的問題。


“你的母親在很久之前就去世了。”陸勇霖似乎不太想提到這件事情,只作了一句短短的介紹。


陸之琴咬咬唇,不再問下去,馬車一直在行駛著,氣氛也忽然冷了下來。


啊!糟糕!陸之琴忽然一拍腦袋,心想她差點忘記了,她出來的時候急匆匆的,還未跟小貝道別!此刻小貝還在她的閨房里等著她!要是知道自己默不作聲的走了,小貝肯定要責怪她了!此刻回水澗樓也是不可能了,父親好像也很不喜歡她提到水澗樓的任何事情,她去到王府之后,一定要找個機會回水澗樓好好的向小貝解釋清楚。


馬車在不知不覺間停了下來。


“侯爺,請”刀影掀開馬車的車簾,恭謹的說道。


陸之琴吃驚的看著面前的府邸,四角立著漢白玉的柱子,四周的墻壁全是白色石磚雕砌而成,黃金雕成府邸牌大大的閃爍著陸府兩字,僅是門外就如此輝煌,她簡直無法用任何詞語描述眼前這番奢侈了。


“小琴”陸勇霖輕聲喚著,隨后抱著陸之琴下車。


“小琴,待會見到一個高高俊俏的男生,要記得叫哥哥。”


陸之琴有些木訥的點點頭,她心里倒是很期待這個哥哥,不知哥哥會不會喜歡她,如果她和哥哥合不來該怎么辦?


陸勇霖牽著陸之琴的手穿過長長的走廊,一路上陸之琴皆被周圍四處的美景深深吸引著,她第一次才感受到人與人之間的差距可以那么大。陸之琴已經分不清這是個府邸,還是仙境。


“刀影,去把少爺請來。”陸勇霖轉身與緊隨著的刀影說道。


“是!侯爺!”


原來不知不覺間已經到了大廳,陸之琴的心開始七上八下的跳動起來,似乎感覺到陸之琴的緊張,陸勇霖牽著陸之琴的手緊了緊,微笑著說道:“小琴,不用緊張”


不知道過了多久,陸之琴緊張的心平穩了下來,但是始終未見所謂的哥哥,難道是因為不喜歡她嗎?頓時轉頭看向父親,只見父親閑適的手拿著茶杯,一邊喝茶一邊看著手里的卷書,陸之琴本想說些什么,又不忍打擾父親的閑情雅致,嘴巴抿了抿,然后專注的盯著大廳的門口。


“侯爺,少爺帶到”


陸之琴眼前突然一亮,竟有些癡傻,這世間,竟然有如此俊俏的人。黑亮垂直的發略帶凌亂的散著,卻透漏著一絲魅惑氣息。棱角分明的輪廓,斜長的英挺劍眉,緊抿著的削薄的唇,最吸引陸之琴的是他的雙眼。細長蘊含著銳利的黑眸正直勾勾的盯著她,像是鷹捕捉到自己的獵物,帶著一絲不羈。


陸之琴瞬間轉移自己的視線,紅著臉低著頭看著自己的腳尖,怎么辦,她竟然都不敢直視他,她知道,眼前這個男生肯定就是她的哥哥。


陸勇霖暗中觀察著陸之琴的反應,看來小琴對這個哥哥應當是很滿意呢。


“兒臣參見父王”


“免禮,晟南你這是又去練武了吧?耽誤了些許時間,讓你妹妹久等,還不快點過來和你妹妹道歉”


陸勇霖知道,以他兒子的性格,興許早已經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全向刀影問了個遍,而且,自家兒子練武時從不喜任何人伺候在旁以免打擾。


“之琴妹妹,哥哥耽誤了些許時間,有失遠迎,望妹妹原諒。”陸晟南大步走上前,毫不避諱的牽起陸之琴因緊張而捏緊的雙手。


“不不不,我并沒有怪罪哥哥。”陸之琴連忙搖了搖頭,由于兩個人距離太近,陸之琴隱約嗅到他身上傳來的絲絲汗味,從未和男生如此近距離接觸,陸之琴有點無所適從。而且他還牽著她的手,可是她一點也不討厭。


“呵呵,那就好。”


陸之琴的注意力完全不在他說的話,而是在他們兩牽著的手,他的手一直緊緊的牽著,沒有放開過,不知為何心底涌上一股無法抑制的喜悅。


“小琴剛來陸王府,不如讓晟南哥哥帶你到處走一下吧?”陸勇霖這才插上嘴。


“可以嗎?”陸之琴有些懦懦的問道,她也不知道為什么,原先她也不是這個膽小的人,就連第一次遇到王侯,也是一副無所畏懼的模樣,還會和男生斗嘴,可是一面對這個哥哥,她好像所有的勇氣都丟失了大半,在他面前害羞的不像自己了。


陸晟南并未答話,牽著她的手就往外走。陸之琴情不自禁的笑起來,她覺得此刻她好像比吃到喜歡的東西更開心。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第005章:一念之間

“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什么地方?”


“你去了自然就知道。”


陸晟南緊緊牽著陸之琴的手,似乎走了很久很久,途中經過了什么地方,路過了哪里,陸之琴全然不知,她只顧著盯著陸晟南的側臉,一直一直傻笑,直到忽然停下,而她因為發愣反應不及時撞上了陸晟南的背部。


陸晟南轉過身來,揉了揉陸之琴的腦袋。


“到了”


“恩?哇這是哪?”陸之琴回過神來,心里因為剛剛的小曖昧欣欣竊喜。映入眼簾的卻不是她想象中的繁華美景,而是一片遼闊的草地,周圍是圍繞著這片草地的小樹林,陸之琴想樹林里面一定有許多可愛的小動物,夜晚的時候躺在這里看星星一定是最美的。


“這是我平時練武習劍的地方,這是個只屬于我的地方,平常時候沒有我的允許,是不會有任何人能夠進來的。”


“哦”陸之琴眼珠子轉動了一下,嘴角忍不住揚起燦爛的笑,恩,這個笑就已經足夠能出賣她內心是多么的波濤洶涌了。


“以后這個地方也屬于你,在這片草地,我會教你習劍練武,我還會教你防身術,教你用毒保護自己,我只想我的之琴妹妹是天下最好的女人。而這個地方,只會屬于我們兩個人。”


陸晟南看著陸之琴閃動的眼睛,不知為何,突然真心的說了這么一句話,他知道為什么會忽然出現這個妹妹,而他和他父親想法是同樣的,她是當陸府千金的最好的人選。她雖長得不那么驚艷嬌人,可是她卻是如此的天真無邪,就像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可是眼神卻透漏著一抹堅強和自傲。清純的像朵未開苞的小蓮花,以至于他的內心會有一些罪惡感。


“哥哥,你”陸之琴沒有預料到陸晟南會忽然說出這么煽情的話,抬著頭略帶疑惑的看著陸晟南,太小的她不知道該如何作出反應。


陸晟南低頭看著眼前這個比他矮小一個頭的小女孩,癡楞癡楞的反應讓他忍不住低聲笑,隨后抓緊她的肩膀,低著頭在她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在她光潔的額頭上落下一個吻。


陸之琴感受到一個冰冰涼涼卻很柔軟的東西緊貼在自己的額頭,心里頭一下子像炸開了煙花一樣絢爛無比。身體無法控制住自己緊緊的攬住了陸晟南的腰身。怎么辦,她好像好像喜歡上哥哥了,不是一般的喜歡,是很喜歡很喜歡,不想分開。


陸晟南因陸之琴的舉動而略有些僵硬,隨后扯下陸之琴的手,笑著說“之琴,有沒有人告訴過你,女孩子要矜持呢?”


陸之琴撇著嘴捶打了一下陸晟南,臉紅的像個熟透的蘋果,她的哥哥現在是在笑話她剛才情不自禁的舉動嗎?雖然自己確實是有那么一點小沖動,可就是所有的冷靜理智全都在他的面前崩塌,她控制不住自己想要時時刻刻的看著他,粘著他。甚至想就這么一直抱緊他,也沒有意識到自己會在他的面前動不動就臉紅的像個蘋果。


“初見你,那么哥哥也要送個見面禮給你咯。”陸晟南說完從腰身里拿出一個玉佩。那玉佩翠色溫碧,通靈剔透,滴露玲瓏透著彩光,陸之琴的眼球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


“這個是哥哥隨身攜帶的玉佩,現在就送給你了,別小看這個玉佩,這可是很重要的物品,這個是哥哥的母親,也就是你母親去世前留給哥哥唯一的遺物,你可要好好保管,不得丟失。”陸晟南拿著玉佩就要掛在陸之琴的腰間上,可陸之琴卻擺擺手不肯要。


“這么貴重的東西,哥哥,我是萬萬不能要的。”雖然陸之琴不明白哥哥為什么會把這么貴重的東西給她,以她的這種活蹦亂跳的性子萬一弄丟了可怎么辦。


陸晟南二話不說的把玉佩系在陸之琴的腰間上,玲瓏的玉佩襯得她的腰板更加纖細。


“必須要,而且還要必須好好保管,就當是幫哥哥保管的吧,以后看到這個,就可以想到哥哥隨時在你身邊。”


陸之琴點了點頭只得不再拒絕,輕輕的撫了撫玉佩光澤的表面,心里暗暗想著就算自己出事也不能讓玉佩出事。


陸晟南看著陸之琴單純的笑著,眼神一閃而過的陰冷。


“走吧,我帶你回你的房間。”


書房中


“少爺,屬下斗膽問你一件事。”刀影皺著眉頭說,他的這個少爺雖然才十三歲,可是心機城府卻是極深了,做事情嚴密謹慎,無一漏洞,比起侯爺簡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刀影是十分敬佩的。


“說。”


“屬下方才見到之琴小姐的腰間佩戴著一個玉佩,如刀影沒猜錯的話,那應當是夫人去世前給少爺留下來的遺物,對少爺是何其重要。那玉佩為何會在小姐身上?”刀影記得這個玉佩向來都是陸晟南形影不離的東西,如今把玉佩送給小姐,未免奇怪。


“呵呵,刀影此言差矣,玉佩重要,那我們的計劃就不重要了么?”陸晟南呵呵笑道,明明是在笑著,卻給人一種寒颼颼的感覺。


“屬下不明白。”刀影實在是想不通陸晟南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


“玉佩乃是我母親去世前留給我的遺物,其重要性可想而知,而我把玉佩送給之琴,之琴心里定會覺得自己是十分重要,也定會把自己當成真正的陸家人,并且,我相信之琴一定會好好保管玉佩,這樣我既能夠博取她的信任,又能夠確保玉佩萬無一失,何樂而不為呢?我就是要她死心塌地的當陸家人,這樣就能確保她死心塌地的為我們辦事。”


刀影微微一愣,一個小小的玉佩原來也是存在它的目的的。


“少爺說的是,屬下佩服。”


此刻的陸之琴在她的閨房里正拿著玉佩一頓傻笑,哥哥把這個東西送給了她,是不是代表了哥哥對自己全心的信任呢?陸家人真好,以后她一定要好好報答父親和哥哥。不管做任何事情。陸之琴怕佩戴在腰間會被自己磕到,于是拿起一個錦囊包裹著玉佩放在自己的內襯里,以后就可以隨時隨地的看到玉佩,宛如哥哥就在自己的身邊。


閱讀下一章
小說截圖
小說合集
好看的古言小說 完結的古言小說 古言 權謀 完結的權謀小說
權謀小說 更新:2018-09-13
權力不僅對男人充滿了誘惑力,對于女人也是不可抵擋得一味毒藥,權謀類的小說之所以盛行,和這些不無關系,喜歡看這類小說的朋友們快來看看吧!
完結的權謀小說 更新:2018-06-07
2018年最好看的權謀類的小說盡在這里,相信不少朋友們對這類小說愛不釋手,今天小編就給大家推薦幾本權謀小說吧!有興趣的朋友們不要錯過哦。
文章速遞
相關小說
換一換
相關標簽
熱銷榜
1棒球學園之揮棒吧,少女!

戀神 |青春校園

陰差陽錯,她女扮男裝進入棒球學園打棒球。 教練不看好她,她就努力進步給她看。 隊友不相信她,她就贏得勝利給他們看。 他說他愛她,就算她是個男生。 她莞爾一笑:“好,等我拿到世界冠軍,就給你個驚喜。” 青春無悔,夢想不死!!!.....

查看更多
小說合集
更多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免責申明 | 聯系我們

Copyright ? 2010-2018 CN閱讀網 ALL Right severed

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最全彩票app下